? 满树嫣红尽为你芳菲 - 麻花谷 顺龙买好还是倍投反买好

满树嫣红尽为你芳菲

来源:www.mahuagu.com 时间:2017-12-01 作者: 人气:

生活在北方的人一到岭南,即刻被红土地那片片仓绿,几抹嫣红所吸引。最不能抵挡的是那高大燃烧的像火炬一样的木棉花,我陶醉于它们红的像火、像云霞般的绚烂里。并为之迷醉,为之倾倒。而那一树一树的花开,一树一树的火红,又像燃烧的火炬,映得天际也跟着泛起红晕。仿佛整个世界都沾染了它的色彩。它高贵的神韵。雍容的风采,枝桠群芳,为其独尊,更是南粤最抢眼的风景。知晓它的身世还是在儿时的书本上,老师的讲解和图片里的高耸云端的木棉花在印象里形成定格,稚嫩的向往有一天能一睹它的芳容,它在我心里一直是个美丽的传说,一个遥不可及的梦。

鹏城的三月,是被木棉花独占风韵的季节,在这里,随处都可见到木棉花独领芳菲的情景。木棉花笑傲枝头,雄踞百花之首,它占据了三月的花季。硕大,颀长高耸云端,更不需要绿叶的衬托,独自绽放的花朵,像九天飞来一朵朵云霞,红得耀眼,又似火炬,奔放而热烈。红彤彤的在天边燃烧,张扬而不哗众取宠,雍容而不矫揉造作,以它硕大,淳厚的花朵释放它固有的芳菲。它的火红带给人春天的暖意,带给人喷薄向上的心竟,而站在它的脚下,仰望它的铜枝铁干,硕大沉稳的花朵,又如仰望英雄凯旋而产生丝丝敬意。白玉兰可与它同一高度对话,可没有它那样热烈,没有它那样落入芳尘依然如故的姿态,没有它那么强的感染力,它艳压群芳,让百花称臣,让人敬仰。

木棉花,又被誉为攀枝花、英雄花。世间之树,人间之花。明朝诗人陈恭伊早对它的有了赞誉:把如此豪壮的称谓赋予了它“粤江二月三月来,千树万树朱花开。有如尧时十月出沧海,又似魏宫万炬环高台。覆之如铃仰如爵,赤瓣熊熊星有角。浓须大面好英雄,壮气高冠何落落!”我想,木棉花是因这首诗里有“英雄”二字而得英雄花名之吧。诗人又如何感悟出红得耀眼、略显张扬的木棉花能和英雄匹配呢?“浓须大面”之树是何其多!唯有它才是英雄的化身,英雄的精神所在。

在木棉花的故乡,村口,街头,政府机关,学校门口都可见一二相列,三五为邻的木棉花掩映在树丛中,大有万绿从中一点红的壮观。其树姿雄奇,花瓣艳丽。俗话说,红花需要绿叶扶,而木棉花却是先叶而放,叶长花落,直面天然,兀自突现,独领风骚。它不喜欢聚积成林,而是散落,恣意的放纵它的颜色,旁若无人,以它独树的英姿独成一色。高达25米的树能开花?实属植物王国的奇葩。而它红硕的花朵像燃烧的火炬,像茫茫之夜闪耀的火把,向浩浩大海的航标灯,照亮行程。我曾经领略了白桦林的挺拔俊朗,也曾目睹了高大白玉兰的雍容;曾缱绻在十里荷塘,一览映日荷花别样红的清丽。而木棉花的英雄之气,任何花朵都与之无法比拟,它象征着一种英勇无惧的精神,木棉花-攀枝花-英雄花,它像剑、像戟,像火炬。它给人一种阳光向上的启悟,积极奋发的勇气。

今日徜徉在木棉花树下,仰望它俊朗挺拔的身躯,硕大的花朵。极目远望,一片鲜红耀眼,拾起飘落下来的花朵仔细端详她的芳容,五瓣敦厚的花瓣,花蕊纤细,粗细匀称的搭配有致,感叹造物主用太阳的油彩粉刷了她的颜色,使之成为世间绮花。木棉树脚下那片绿柔柔的草地,也因稀疏散落着随风而落的花朵,装点了它的瑰丽,即时落下依然保存完好的姿容,我小心翼翼地把它插在水瓶里,好几日竟如开在枝头一样鲜活。真可谓生如春花灿烂,被风摇落别样红。

一花一世界,一花一语言。自然界的每一种植物都有其自身的特性,有它固有生命的特征,更有它们自己的语言来诠释它的特性。解读木棉花的花语:“珍惜身边人,珍惜眼前的幸福”不得不让人产生悠远的联想。木棉花那硕大敦厚的花瓣是烈士的鲜血染红,它的铜枝铁干有烈士的汗水浇灌。他们飞扬的青春,挥洒在战火纷飞的疆场,保卫了边疆的平安,人民生活的稳定。今年是中越自卫反击战34周年,不由得想起那些血洒南疆的英雄们。那开满枝头的木棉花,就象山岭上一片片红霞,“燃烧的火炬,胜利的火把”又像英雄们青春的年华,适逢盛世,可否有人还记得他们,那些长眠在南疆的英雄们?他们的青春,他们的热血,他们对祖国的那份执着的忠诚,无私的爱,能否还激励着活着的我们、和正在成长的下一代人呢?

正值木棉花悄然枝头的时侯,我喜逢故人。我的高中同学剑鸣去云南给战友扫墓绕道鹏城来看我。剑鸣,当年一个聪明致远又偶带些玩世不恭的男生,一个从中越自卫反击战老山前线活着回来的英雄。他把那双明亮的眼睛永远留在了老山前线,永远为祖国守望。时隔二十几年未见,他风采不减当年,笔挺的腰板,依然不失军人的气质。岁月的风刀刻划出他的沧桑感,曾经俊朗棱角分明的脸像横断山的褶皱,岁月淹没了曾经的纯真,却给予他丰厚的积淀。尽管我们南北跋涉漂泊,但是悦耳得乡音,唤回了久远的记忆。我一句话音未了,他就敏锐的听出了是我。和他握手的那一瞬间,我的手有些颤抖,眼睛有些潮湿。而他却豁然的大笑,侃侃而谈的回忆着当年那些青葱的记忆,毫不掩饰的吐露了当年那份埋在心里想说而终没能说出的爱情。

当我问起他这次云南之行的缘由的时候,他低沉而又深情地说,是去看望长眠在那里的战友--他的班长。给他们的墓地种几颗木棉树,因为他的班长特别喜欢木棉花,为了完成班长的遗愿,他千里迢迢在儿子的陪伴下飞到了高山脚下。剑鸣怀着沉重的心情向我讲述了他的班长,讲述了班长和木棉花的情缘。

他的班长出生在木棉花的故乡,在木棉花树下长大,看着木棉树花开花落,从小对木棉花情有独钟。他参军的时候,她的妈妈送给了一包晒干成花的木棉花,说是泡水喝可去湿毒,治恶疮,班长一直收藏在身边,看到木棉花就如同见到了妈妈。中越自卫反击战打响,他告别新婚的妻子,走向战场。担任尖刀班去扫雷,他带领的一般人要扫除通往前方的地雷为大部队扫清障碍。他走在前面,身体中弹,他就爬着用身体拉响地雷,用鲜血趟出了一条生命通道。班长牺牲的时候才二十三岁,他怀里的那包木棉花干已被血染成殷虹。

剑鸣的声音有些哽咽了,这个铁骨铮铮的东北汉子,为他的牺牲34年的战友而泪水潸然。他没有忘记,上战场前班长给他的嘱托,“如果我们谁牺牲了,活着的都要为他们的墓地栽上木棉花,让年年怒放的英雄花来做伴,那开在硕大颀长枝头上的花朵是我们生命的再现,也是我们久别的相会”班长没有等到凯旋的日子,他带着妈妈的嘱托,化作一颗高达的木棉树永远伫立在哪里。剑鸣受伤回东北后的第一个清明节,他就去给班长墓地栽了木棉树,从此每年的清明节,剑鸣都不顾迢迢路远去为班长扫墓。他把木棉花瓣洒满了班长的墓前,面对班长肃穆的墓碑喃喃而语,仿佛在和班长叙说着他们的往事。

剑鸣的情绪是低沉的,声音有点哽咽,忽而由转为高亢。他愤愤的说:如今几个国小心野大的小痞子,又在挑衅,真是蚂蚁撼树。假如他们胆敢来犯,我们的下一代将继承先烈的遗志,义无返顾的走上战场,我们有强大的国防,英勇的军队。岂能容区区小国欺负!军人的热血为国而洒无悔,为国捐躯无怨“剑鸣激动了,用手扶住了倾斜下来的眼镜,他大声的说,如果祖国还需要我的话,我在所不辞!铿锵的话语,让我又一次震撼,似乎把我也带到了那个开满木棉花的高山下,那个枪林弹雨的战场,我不禁为活着的英雄、和那些长眠的英雄们肃穆起敬。

为欢迎剑鸣的到来,我们去k歌,在牵住他的衣袖走向舞池的时候,我们情不自禁的唱起那首,>,荧屏上闪现的高大伟岸的木棉树,那红色的花蕾、热烈的英雄花,分明是他的脸膛,满脸的褶皱刻画岁月的沧桑,但丝毫不失年轻时的俊朗和威武,就像那落地的木棉花一样红的耀眼,红的灿烂。即使流岚,雷电也击不垮,摧不烂,虹霓再起,依然云蒸霞蔚般绚丽。明剑是幸运的,尽管身体残疾,可生命还在继续。他和他的班长用青春的热谱写了一曲气壮山河的英雄赞歌,他在黑色的世界憧憬光明,用残缺的躯体演绎了一曲完美的生命舞曲。三十多年前的枪林弹雨锻炼出他坚强的韧性,久经风霜,挺拔依旧。身残志坚的他创办了自己按摩诊所,活出了自我,活出了英雄的风采。我很想带他去看满城尽是木棉花的鹏城春景,却忽略了他墨镜背后的双眼。他不无深情地说:”花花草草就不看了,我真想看一看鹏城飞速的变化!“

无情不是真英雄,当年他血洒南疆的时候,正直青春花开。把青春的芬芳献给了那片红土地,献给了生长着茂盛花草的南疆。岁月的流逝,会冲掉人许多的记忆。大概许多同龄人淡忘了那个打了几年的中越自卫反击战,不知道八零后还记得高山下的花环?九零后、零零可曾想到还有这样一场战争?可曾想象到猫耳洞写下的青春誓言的那些英雄们。我们还有何理由不珍惜眼前的幸福,身边的人呢!山岭上的木棉花不会忘记,以高耸颀长的身躯为英雄矗立,以它粗壮的枝干向英雄致意崇高的军礼。殷虹年年绽放,火炬岁岁热烈,万紫千红,满树芳菲只为英雄绽放。

如火如霞的木棉花”十丈珊瑚是木棉,花开红比朝霞鲜。“如火如霞的木棉花,为英雄而独芳,为英雄而绮丽。世界上任何一种花卉,只有木棉花才可和英雄相比美,只有它才是英雄最好的象征。